如果为大汉守国门的不是耿恭,而是《流浪地球》的刘培强...

2019-02-17阅读
导语

近日来,《流浪地球》掀起了一阵阵的正反热议!

春节期间的空隙,也看了在优酷免费播放的《大汉十三将之血战疏勒城》。秉承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的理念,我们来对比一下,如果《流浪地球》中的刘培强(吴京饰)变成了《大汉十三将》中的耿恭,历史又将会如何改变?


很多网友把今年定义为中国的科幻片元年,的确,从视觉特效来说,虽然这部片子不能代表我们的最高效果,但也的确是值得称赞的。

从科幻的角度出发,刘慈欣的创意也是值得我们认同,即使有的东西似乎并不符合可能性,但毕竟是科幻,我们并不应该否定其创造力。

唯一让人遗憾的就是主角之一刘培强的设定。

从影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的是,刘培强得知儿子的遭遇后,多次使用自己在空间站的特权与地球方面联系。甚至不惜破坏严格设备以及违反命令去达成自己的个人欲望。

反观《大汉十三将》中的耿恭,当他的兄弟被捕,敌方围城威胁,他却能为了城中的百姓以及国家利益,抛弃了个人应有的义气。

率领着200人守城对抗2万人的部队,耿恭选择了相信大汉朝廷一定会发兵救援,死守着国门的最后一道底线。

同样面对着不可逃避的困难时,《流浪地球》中的刘培强却是用尽一切手段向控制室发难。如果当时为大汉守国门的人是刘培强,那么,很大可能他会质疑,为什么朝廷还不发兵?别说守了半年,只要三个月再不发兵的话,他自己跑回去向朝廷要兵要粮的概率会有多少呢?

面对电脑给出的0.00%的概率,刘培强选择了把空间站的人全部送回地球,要知道如果失败的话,那些人被送回地球也是死路一条。然后驾驶着空间站去赌那个0.00%的概率。要知道,那个空间站是人类仅存的希望。

或许,刘培强的心中认为,不该抛弃地球上的任何人。事实上,他是在用地球仅剩的文明种子去赌0.00%的概率。

200百人对抗2万人,守城还有一丝丝希望,不坚守反攻的话,那么概率大约也只有0.00%吧。疏勒城守不住,打开的是大汉的国门,虽然不知道万一被攻破的话,大汉会不会亡国,但是耿恭并没有放弃应有的理智,而是始终坚守。

那么,假设当时为大汉守国门的人是刘培强,将会发生什么呢?

一、面对2万大军时,随时可能向朝廷发难质疑,如果心理出现极度扭曲的话,也有概率成为领路先锋。

二、面对个人情义时,会放弃国家和百姓的利益,选择带着200人去拼2万人。毕竟那是一个0.00%概率都不怕的人。

历史可能会被完全改写!

如果说,刘培强其实和希特勒没有多大区别,可能会有很多人砸板砖。那么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历史和《流浪地球》中的对应事件。

1、当时的德国背负着战争的债务很困难,流浪时的地球也面对着同样的困难。

2、希特勒从拉拢小组织成功控制了国家中枢,刘培强从质疑反抗后拉拢了身边的战友,也成功控制了空间站的中枢。

3、希特勒控制国家中枢后,随心所欲地实现自己的欲念。刘培强控制空间站的控制室之后,也是只为了心中的一点欲念任意施为。

唯一不同的是,希特勒失败了,钉在了耻辱碑上;而刘培强成功了,变成了万众敬仰?

在《红楼梦》中有这么一段话:

“大仁者,修治天下;大恶者,挠乱天下。清明灵秀,天地之正气,仁者之所秉也;残忍乖僻,天地之邪气,恶者之所秉也。今当运隆祚永之朝,太平无为之世,清明灵秀之气所秉者,上至朝廷,下及草野,比比皆是。所余之秀气,漫无所归,遂为甘露,为和风,洽然溉及四海。彼残忍乖僻之邪气,不能荡溢于光天化日之中,遂凝结充塞于深沟大壑之内,偶因风荡,或被云摧,略有摇动感发之意,一丝半缕误而泄出者,偶值灵秀之气适过,正不容邪,邪复妒正,两不相下,亦如风水雷电,地中既遇,既不能消,又不能让,必至搏击先发后始尽。故其气亦必赋人,发泄一尽始散。使男女偶秉此气而生者,在上则不能成仁人君子,下亦不能为大凶大恶。置之于万万人中,其聪俊灵秀之气,则在万万人之上;其乖僻邪谬不近人情之态,又在万万人之下。若生于公侯富贵之家,则为情痴情种;若生于诗书清贫之族,则为逸士高人;纵再偶生于薄祚寒门,断不能为走卒健仆,甘遭庸人驱制驾驭,必为奇优名娼。如前代之许由、陶潜、阮籍、嵇康、刘伶、王谢二族、顾虎头、陈后主、唐明皇、宋徽宗、刘庭芝、温飞卿、米南宫、石曼卿、柳耆卿、秦少游,近日之倪云林、唐伯虎、祝枝山,再如李龟年、黄幡绰、敬新磨、卓文君、红拂、薛涛、崔莺、朝云之流,此皆易地则同之人也。”

用八字的性格来分人的话,有的人可以划归为同一类的人,比如《红楼梦》所提到的那些人。虽然流年和层次的不同造成了不同的人生,但其本质又是何其相似。如果你是易学爱好者,也可以结合历史书籍参考,大约反推出这些人的具体生辰。

当然,刘慈欣或许是因为巧合,把一个故事中的人物打造成了一个不同层次的历史名人。可惜的是,我们却看到了吴京所代表的人设坍塌...或许很多人也看到了这些,才会给这个片子那么低的分数吧...

借用许多年前在《中国经营报》读到的一段话:“这是一个价值观被反复颠覆的时代,我们不知道什么样的价值观被悄悄竖立,又有什么样的价值观被逐渐抛弃,我们所能坚守只是人心向善的道德底线

我们所能希望的,也不过是2019将成为一个科幻的元年,而不是一个利用特权强调个人私欲的元年。



 易本道 www.daoj.net

执古之道以御今之有
Copyright By © 2019 www.daoj.net
归藏易文化 版权所有
闽ICP备18017809号